疼痛是什麼?

疼痛(PAIN)同時包含著痛跟苦痛是物質世界的反應苦是心理消化的歷程;疼痛並不等於傷害,它同時具有砥礪、保護和損傷自己的多重角色。兩個人同時看著傷口鮮血湧出的照片,卻無法產生同等的痛楚,因為疼痛的詮釋,衍生自個體獨有的生命經驗,甚至是文化的期待,因此每個人所表達的疼痛都應該被正視和尊重。

2020年國際疼痛學會(IASP)重新定義了疼痛:與實際的或潛在的組織損傷相關,或者類似的令人不愉快的感官和情感體驗。原文:"An unpleasant sensory and emotional experience associated with, or resembling that associated with, actual or potential tissue damage” from …


無所不在的本體感覺

我們的身體隨著活動在改變,不必盯著每一部位便知道其相對位置,當下的運動狀態,或是拿到手搖飲能立刻掌握所需的力道,這種看不到卻與生活息息相關的感官,稱為本體感覺(proprioception)。本體感覺粗分為三類:位置感(position sense)運動感(kinesthesia)力感(sense of force),[1] 可說是內建在體內想關也關不掉的感官,協助人們精準地控制自己的身體。

本體覺主要源自肌肉的形變幅度和主動收縮程度

人如何產生本體感覺?Proske和Gandevia認為構築本體感覺的器官有皮膚、關節和肌肉,但是肌肉的貢獻最大。肌肉有兩個感覺受器:肌腱感受器和肌梭,感覺受器隨著肌肉型體或長度的改變,以不同頻率傳遞訊號到大腦中的體感覺皮質;出力時,運動皮質的指令一方面指揮肌肉纖維發力,一方面回傳給感覺皮質,和感覺受器的回饋一起組成出力程度的感受。[1, 2]

失能的體感

老化、中樞神經和周邊器官的損傷,都可能造成本體感覺失能。自然老化過程身體逐漸改變,包含肌肉在內的結締組織也不例外,本體覺因此不如年輕時敏銳,增加老人失去平衡的風險。[3] 中樞神經問題常見如腦中風,患者一旦閉上眼睛,癱瘓側像消失般感受不到肢體的存在,另外力道的控制也有問題,使得肢體運動不如常人流暢。[4]

而周邊傷害最嚴重者,屬於截肢,經過手術移除一段肢體來保存患者性命,雖然日後可以藉由傳統義肢恢復部分活動力,喪失的本體覺難復原,讓動作學習變得困難,有時更衍生出幻肢痛。

肌肉神經介面

為了克服上述的問題,麻省理工學院開發新的義肢腿技術:肌肉神經介面,英文稱為Agonist-Antagonist Myoneural Interface(AMI)

通常有兩個肌群拉動肢體朝向相反方向,一群稱為主動肌(agonist),另一群則為拮抗肌(antagonist)。生長自於骨盆和大腿的肌群,雖然小腿截肢把膝蓋以下的組織移除,大腿處的肌肉還存在,將殘留的主動肌和拮抗肌手術縫合,如此其中之一收縮,便會拉動另一條產生形變,同時體表電刺激協助引發肌肉收縮,模擬自然的感覺回饋,並同步啟動義肢做出對應的膝蓋彎曲或伸直。[5]


生活中或多或少聽過,有人吃了A降血壓藥無效,吃B藥副作用又多,調整一段時間後找到E藥,血壓得到好的控制,代表這位個案是E藥的療效反應者。療效反應者(responder)指患者接受一個療程後,沒有明顯副作用,症狀改善幅度超過最小臨床有意義值(minimal clinical important difference, MCID),通則是10%(van der Lee等,1999),少數情況由專家自訂。

換個角度,不選擇患者的前提下,一個療程的成功率高,代表它的療效反應者人數多。

臨床跟研究工作者非常重視判斷療效反應者,把這件事情清楚理解,清楚說明,在腦中風復健領域更為重要,因為中風部位、受損體積、左腦傷或右腦傷種種因素,讓病患彼此狀況不同,個體反應差異大。

重複經顱磁刺激(repetitive t …

Shih-Pin Hsu

職能治療師,也是大腦探索者;相信人性與知識引領更好的世界|An occupational therapist, and also a neuroscientist. I believe in humanity and knowledge lead to a brighter world.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